首页 最新客户 视频新闻 信息公告 优质项目 应用指南 软件下载 工作动态 本地新闻 求职招聘分类

相信故事

旗下栏目:

【创业故事】谭鱼头商标1500万落锤!赌博致百亿餐饮坍塌?

来源:未知 作者:xxw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5-05

谭鱼头商标1500万落锤!赌博致百亿餐饮坍塌?谭长安独家回应另有隐情


谭鱼头和它的创始人谭长安,因商标拍卖,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5月1日至2日,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谭鱼头)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在阿里拍卖强清平台拍卖,起拍价100万元。8人报名,6人出价,最终成交价为1510万元。
 


谭鱼头商标成交价

不久前,成都谭鱼头名下的30个车位,以及重庆旗舰店的商铺分别以360万元和4845万元起拍,均因无人报名而流拍。

拍卖前,4月27日,谭长安接受了红星资本局的独家专访,回应谭鱼头商标拍卖。虽然此前对媒体说,会把商标拿回来,但他并不打算要。谭长安认为,没有谭长安,谭鱼头的商标就没有价值。

天眼查APP显示,谭长安目前是成都谭滋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谭滋鱼)等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上述4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分别为李济、李文华。

谭长安目前仍是失信被执行人。对于被限制消费,谭长安表示,正常生活就可以了,这并不影响他做事,“我很多年没有收入了,全靠家人养。我是谭滋鱼的顾问,实际不在员工名单上,也不拿工资”。

谭滋鱼的投资人告诉红星资本局,看重谭长安的人脉和经验,谭长安主要起站台的作用,“加盟商在意他”。他表示,虽然不开工资,但谭长安在店内的消费可以免单。未来谭滋鱼盈利了,可以考虑给他一些干股。

百亿餐饮帝国崩塌

是赌得身家全无还是上市执念?

曾经的谭鱼头有多红火?员工上万、资产近百亿、门店遍布大江南北,被称为“当年比海底捞更牛”的连锁火锅品牌。

如今的谭鱼头有多落寞?2020年8月,谭鱼头关闭了在大本营成都的最后一家店。今天,谭鱼头49个商标专有权拍卖,成交价1510万元。谭长安本人也先后10余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谭鱼头缘何走到这一步?2020年11月底,谭长安曾经接受过红星资本局的专访(《谭鱼头老板谭长安:我是如何把百亿资产集团做垮的?》),进行了一番剖析。

“并不是像传的那样,赌得身家全无。都是我当时太想把公司做上市了。”被外界盛传好赌的谭长安谈及谭鱼头的衰败,把矛头指向上市。

但两度借壳上市却都铩羽而归,谭长安决定自己IPO。他回忆,当时跟香港的一家风投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风投出2000万美元,而谭鱼头则需花3年的时间达到盈利目标,将公司做到上市。

按谭长安的说法,许诺的2000万美元已经被花掉,风投的钱却只进来了前期的500万美元。而这1500万美元的窟窿,直接造成了随后资金链的紧张。此后在对赌协议、贷款等一系列风波中,谭长安的上市梦最终破灭。

虽然谭长安自己认为“做垮”谭鱼头的原因是想上市,但在很多分析文章里,谭长安赌博成性,才是造成谭鱼头陨落的直接原因。

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谭长安还曾出现在已关闭的澳门追债网站“美好世界”上,被追讨2000万元赌资。

“赌确实赌过,这个我没法儿避开。”谭长安强调:“并不是像传的那样,赌得身家全无。实际上我是赢的。”“当时我的朋友都爱跟我一起去赌场,我赢了见人就发钱。比如给你10万,给他20万的,大家一听说我赢钱就都来了。”

那追债网站上的赌债是怎么来的?

谭长安说,很多一起去赌场的朋友,会从他那拿筹码去赌。“相当于本金给你300万,他拿500万,但后面就不认账了,收不了钱了,账就算在了我身上。”

4月27日,红星资本局发现,相比半年前的紧绷和疲惫,他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与红星资本局聊天时悠闲地泡着功夫茶。



谭长安4月27日接受红星资本局专访

疯狂竞价

谭鱼头商标以1510万拍卖成交,溢价15倍

5月1日至2日,成都谭鱼头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拍卖,起拍价100万元。保证金10万元,增价幅度5万元(及其整倍数)。共8人报名,超4000人围观。

5月1日,谭鱼头商标只有4次叫价,当天的出价截至115万元。

5月2日,在拍卖截止前的最后两小时,竞拍人展开了激烈的角逐,出价从120万元一路飙升至800万元。停顿4分钟后,就在大家认为这已经是竞拍人的心理底线时,报价继续向上攀升。

10点23分,竞买号A2824的竞拍人一口气加价45万元,但这并未吓退其他竞争对手。

10点26分,报价达到1000万元,43秒后再次加价。

此后“N6261、A2824和O6663”三位竞拍人你追我赶,12点半拍卖结束,经过188次出价,谭鱼头商标最终以1510万元成交,比起拍价翻了超15倍,延时两个多小时。

对此,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专家律师牟瑶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在她看来,谭鱼头商标1500多万元的成交价恐怕有些虚高,百万左右较为合理。

她解释称,商标的价值由商誉决定,商誉是不断积累的,企业的综合实力决定商誉,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商标也就越来越值钱。

谭鱼头曾先后荣获“中国商业名牌企业”“中国优秀特许品牌”“全国绿色餐饮企业”“全国十佳餐饮连锁企业”“中国知名火锅”“中华餐饮名店”等。不过谭鱼头并非中国驰名商标,其影响力和知名度更多是在四川省内。

“在当时,谭鱼头商标具有较高价值。但随着企业破产,谭鱼头淡出视野多年,缺乏重要的商业运作,谭鱼头商标的价值受到折损。”牟瑶律师指出,如果没有企业来承载,商标的价值很难判定。“企业消失多年,起拍价其实能够一定程度上反映商标的现有价值。谭鱼头商标拍出上千万元,虚的部分多一点。”

此外,谭长安本人为新品牌谭滋鱼站台,谭滋鱼也是火锅品牌,这也会降低谭鱼头商标的价值。

对于上千万元的报价,有网友怀疑存在恶意竞价,“可能最终不会支付尾款,这只是一场花费10万元保证金的营销。”

竞买公告显示,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包括但不限于买受人未在2021年5月17日16时前将拍卖成交全部余款缴入管理人指定账户的视为悔拍,以及买受人明示其悔拍等情形),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保证金数额不足以弥补拍卖费用损失以及重新拍卖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差价的,管理人可以向悔拍人追索。

本次拍卖的管理人刘律师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拍卖放在淘宝网上,全程公平公开,全国都能看的。是否有恶意竞价,这个我们没有相关的材料,无法评论。”他表示,15天内是否悔拍,这是竞买人自身决定,此前拍卖也存在悔拍现象。

“谭鱼头商标的价值还在,市场对它的关注度一直没有减弱。”刘律师表示,“2016年接手(谭鱼头破产清算)这个事情以来,中途有很多人咨询谭鱼头商标何时处置。他们认为谭鱼头商标仍然具有很高价值,只是近几年缺少经营。”

100万元的起拍价是债权人协商的结果,没有经济参数,并不能准确反映商标的价值。刘律师认为,市场才能反映商标真实的影响力。

值得一提的是,49个商标中,其中有6个商标正在续展过程中。根据我国《商标法》第38条规定,注册商标的有效期为10年。注册商标有效期满后需要继续使用的,应当在期满前的6个月内申请续展注册。对于6个商标正在续展的情况,拍卖方特别提示,在到期前,管理人已向商标局递交了续展申请书及相关材料,最终是否能够续展成功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总局审查后决定,此风险由竞买人自行了解并承担。

谭鱼头商标值这个价吗

“拍下商标,没有味道和我的管理,还是假的

虽然此前向媒体表示,会把商标拿回来,但谭长安告诉红星资本局,他并不打算要(这些商标),也拿不出100万元来。在他看来,谭鱼头商标的附加价值,除了20年来积累的名气,更多在于味道。“消费者吃的是情怀,吃的是记忆中的味道。配方还在我手里。没有谭长安,拿到谭鱼头的商标也等于零。拍下商标,没有味道和我的管理,还是假的。只要我谭长安在,就是真的。”

他指出,现在有很多假的谭鱼头,没有用他们的材料,脱离管理,下一步将清理这些店铺。

对于拍卖,谭长安表示,“淘宝之前联系我要举行现场拍卖,我没同意。”他认为,“高又能高到哪里去?”

对于商标100万元的起拍价,谭长安认为,如果并不准备做谭鱼头火锅,只当是花100万打广告,说值也值。但他还是希望,“拍下商标的是实实在在做品质的人,最怕被拿去搞加盟骗钱。”

此外,4月30日至5月1日,成都谭鱼头名下的30个车位,以及重庆旗舰店的商铺分别以360万元和4845万元的起拍价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拍卖,均因无人问津二次流拍。



谭鱼头车位流拍

对于上述两项资产,谭长安表示,车位首次拍卖时15万元的单价太高,重拍的12万元单价也偏高,“我买时成交5万元一个,车位市场存在泡沫”。

 

重庆的商铺他倒是觉得值起拍价,“我买时成交近3000万元,曾经有人出价7000多万元我没卖,我当时要价9000万元。”而据媒体此前报道,这些商铺空置脏污,多年没有租出去。
 




谭鱼头商铺流拍

出任高管:

“朋友们一定要挂个名,实际并不上班

天眼查APP显示,谭长安是成都谭滋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都长安谭鱼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谭鱼头餐饮管理)、成都顺丰肥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肥牛)、成都开心老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心老家)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

其中谭滋鱼成立于2020年10月23日,李济持股95%,李文华持股5%;谭鱼头餐饮管理成立于12月3日,李济持股51%,杨天持股49%;顺丰肥牛成立于2019年10月16日,今年1月11日发生股权变更,李济出资500万元100%持股,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谭长安;开心老家成立于2019年12月18日,2020年10月23日,股权变更,李文华出资130万元,持股65%,李济出资70万元,持股35%。

按照相关规定,失信被执行人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高管,被限制高消费,名下的财产可被强制执行。

而按照《破产法》规定,企业董事、监事、高管违反忠实义务、勤勉义务,致使所在企业破产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有前款规定情形的人员,自破产程序终结之日起三年内不得担任任何企业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而成都谭鱼头目前仍然在企业破产程序中。

红星资本局搜索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谭长安仍然榜上有名,此前先后10余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对此,谭长安表示,是朋友们一定要他挂个名,实际上他并不上班。

被限制高消费:

“不影响日常生活,常年没收入全靠家人养

对于被执行人身份、被限制高消费,谭长安表示,这并不影响他吃饭,正常生活就可以,也不影响他做事。“我很多年没有收入了,全靠家人养。我是谭滋鱼的顾问,实际不在员工名单上,也不拿工资。”他家的主要收入来自妻子的薪酬,她在合作伙伴的公司担任财务。

此外,谭长安的舅舅开了公司,经常接济他。据2005年海峡都市报报道,谭长安本姓冯,从小过继给舅舅所以跟着舅舅姓谭。谭长安与现在的妻子育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如今在读幼儿园。“我每天最大的乐趣是带女儿。”

2004年,有媒体报道,谭长安有两个儿子,一个12岁,一个1岁半。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离婚后,两个儿子跟着他的前妻去了澳洲。

谭滋鱼的投资人告诉红星资本局,他看重的是谭长安的人脉和经验,主要起站台的作用,“加盟商在意他”。他表示,虽然不开工资,但谭长安在店内的消费可以免单。未来谭滋鱼盈利了,可以考虑给他一些干股。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目前法律并没有规定被执行人不可以持有公司的股权,但被执行人如果不执行法院判决的,法院可以强制执行其持有的股权,包括执行股权收益(股息、红利等),强制转让股权(拍卖、变卖、转让)。

未来计划:

谭滋鱼加速开放加盟,定期做抖音视频

谭长安的重心已经转移到谭滋鱼上了。目前成都首店已于1月正式营业,这是一家直营店、体验店。第二家店是总店,选址在成都花园,五一开始装修,预计7月1日开业。

3家加盟店也于春节期间敲定,分别位于河南新乡、武汉和四川遂宁。谭滋鱼收到了第一笔加盟费,证明了这门生意的可行性,投资人和谭长安都松了一口气。这3家店统一于5月1日开业,预计7月或8月,谭滋鱼将加速加盟。

下个月,谭滋鱼还将推出自热火锅。谭滋鱼公司总部也将搬迁至天府二街,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谭滋鱼旗下还有多个子品牌:定位小型中餐的“谭滋味”、面条小吃“37计”、高端火锅“顺丰肥牛”等。这些将在今年下半年至年末陆续推出。




2020年11月24日,谭长安开始在抖音上发视频,分享成败兴衰的经验,并为谭滋鱼“打Call”。但他的“网红”之路并不顺畅,点赞量从3.5万一路下滑至不到1000,粉丝数量也定格在6.4万。

“这是因为抖音限流,需要公司或者个人完成认证才给流量。”谭长安解释称,“我的浏览量有600-700万,后续手续完善了会定期做(抖音视频)。”谭滋鱼的投资人也表示,今后会有专门的代理公司来做抖音。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编辑 杨程


责任编辑:xxw

最火资讯

首页 | 最新客户 | 视频新闻 | 信息公告 | 优质项目 | 应用指南 | 软件下载 | 工作动态 | 本地新闻 | 求职招聘分类信息